服务中心
产品中心
Product center
经销商专区
全讯网论坛开户
服务中心

没有那么多的假如只有自己的认识才是真的

时间:2017-09-06 14:29

有时候会想起那个古老的争论,那是在孟子和荀子之间开展的关于人性“本善”还是“本恶”的辩论。又有谁能真正勇敢地去面对这个问题?又想起了上学时一位英语老师偶尔提及的“人性本私”之说,圣人之论太高不可攀,倒是这老师的观点在下颇能赞同。他举例说,假如一个幼儿在初始时没有大人们的强有力的暗示或明示,你向他索要东西,看看他的本能反应就知道了。
  
  老子说:“圣人常无心,以天下心为心。”
  
  曾经的,人们将心比心了吗?曾经的,那些放浪形骸真的很可爱!我辈非圣贤,我们只是红尘一粒,沧海一粟。封心,锁心,是我们的自然之举。受了伤就要戒备,受了骗就要长智,受了苦就思甘味……
  
  快20年了,我在烟台学校里读下那篇文章,并铭记在脑海,现附载下来。
  
  在一庙宇附近搬来一户渔民,一家三口:夫妻老两口和年轻女儿。有一天女子突然有孕了,由于附近没有其他散户,所以老两口就怀疑是庙内的人所为,并登门问罪。女子心怀鬼胎,当然自是不语。方丈别的没说,仅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嘛!”于是人们就以为方丈是认了,从此那些善男信女就用唾沫白眼甚至是烂菜叶羞辱方丈,而方丈只是默默把孩子接过来慢慢抚养。终于有一天,女子良心耐不住了,主动向父母承认是与山下一男子私通所致,老两口震惊,只得再次登门跪拜谢罪。方丈同样没说别的,还是淡淡的那一句“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嘛!”于是,人们无不肃然起敬。
  
  只消一句话,却已胜过无数。其力道,至柔,至刚!作者最后的评语是:“这才叫做大师!”是啊,大师的风范之高,令世人不能仰视!这就是僧俗两界的来往较量,看来是俗界的飘摇不定与性情定罪败了。
  
  还一个故事,是前不久在网友日志里看到的,现借录一下。
  
  大意说是在西南,一悍兵欲向一喇嘛开枪,这喇嘛从容镇定说了句“稍等”,就在这一片刻,他倏地跳起,自行坐化。因为他知,兵杀和尚是很重的杀孽。
  
  谁不在乎生命?可喇嘛却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成全了他人,在他眼里那混小子是不知不为罪,既遇孽缘,自己就应有所担当!
  
  或许是纯属虚构,但假如这些尚不足以感动我们,那么还有什么能感动我们呢?在俗世里尤其是爱情与心性里都已嵌上了佛门的烙印:缘份,因果报应,来世轮回,悲悯忍耐……假如我们真的与之完全撇开了干系,我们还剩下什么?
  
  真正的大师是无心的,他的心给了苍生,也就是他们所谓的“普罗大众”。俗界视僧界为苦海,反之僧界视俗界为苦海。可两种“苦海”的意蕴已是大相径庭,我们只是耐不住那份寂寞、清淡、寡欲、克制……他们呢?唯有:修身养性,然后救赎……
  
  由于幼时母亲信奉了基督教,当然也找回了那份内心的平安。起初,我是固执得不入此门。人生来就有罪,的确是太大的不公平!就这样固执了将近十来年。
  
  后来有一本书是专门介绍了关于有无神的辩论,在哲学上就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辩论。其实,只是稍微虚心一点的人都会发现: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当知道达尔文晚年也信了(进化论的实质阶段太抽象空洞,仅是一笔带过),知道牛顿的那个关于宇宙的比喻,知道科技自身的无奈与缺陷与不稳定性,知道文明发展的不可逆转性,知道那个数学家关于知与无知的比喻,知道了医学专家关于人体的著述……我知道:我错了。六七十年代,人们也造过神,事实胜于雄辩。
  
  “假如有人打你左脸,你把右脸也伸过去”“小心你内心的言语,上帝也在听”“酒能使人乱性”……我还没系统的读过《圣经》,惭愧得很,只是在别的书上看到这些话,可是就这几句近乎自虐近乎神经质的话却给了我莫名的震撼:这与前面的那个大师一样,心性之坚忍、刚强的确是到了境界啊!这书是世界发行量最大的一本书,就在我案头,常常的,我无暇视之。
  
  所以,二战后德国人能认罪,而东方的日本强按也不会认罪!
  
  可是生活中我们采用了公历与星期作息制度,医院的红十字,还有那些洋节,感恩之类的词汇……
  
  宗教常常与世无争,心性向往恬淡,其慈悲、坚定、善念、劝世、超脱……因此,历史如何变,宗教总能延续并千年不变。
  
  当然总会有插曲的。中世纪的神权政治,中国一段时期佛教也成了国教,虽然时期很短。我所要说的是,这是政治的绑架,是别有用心之人的别有用心之图。同俗世一样,总有披着羊皮的狼的,正如今天的释永信事件一样,正如孔孟儒学被封建帝王绑架两千年一样。万事万物,都有蒙羞的时候,而这一切,都是俗人所为。人犯了戒,就不在此界中了。而我们,所要做的就是:正本清源,而非人云亦云,逐水而流,任意西东。
  
  我们能与宗教完全撇得清吗?什么是迷信?难道对别的物事痴迷不是迷信吗?此世上,何清何浊?好用,就奉若神明;不好用,就弃如敝帚。不过彰显的是一张张俗世的功利性嘴脸。
  
  重读历史,春秋战国,三国南北朝,五代十国,清末民国,都是重大的乱世,乱世里是没有道德羞耻感的。所以诸侯拜刑名,所以曹操“唯才是举”而不问德,所以政客信奉枪杆子的硬道理……当然是没有宗教的立锥之地的,但由于是安民的一个手段,在盛世里,睿智的君王无不器重宗教。
  
  齐桓公英明一世,却死不得其所。由于不听管仲之劝,重新启用的那三个小人中有一个是不管高堂恶病而追随他的,有一个是只因他偶尔说了句“尚不知人肉为何味”就把自己的幼子烹了的……死之前后被这些近臣筑室软禁,不得良医,疽烂而死。还秘不发丧,弄得几个儿子“束甲相攻”,全没了正常的程序。
  
  与无德之人相处的下场,齐桓公一例也算是一个极致了。而他生前对他们下结论说“卿甚爱我”,管仲谏言连父母孩子都能忍何况别人?第一次他听从了,但年老后就昏花了,只思美味极乐了。
  
  且看唯物的人们做的事吧!唯利是图的世风里,那些拜物教徒们的灵魂或高傲的空白着,或变形的扭曲着,或无惧的肆虐着……什么道德,什么羞耻,统统见鬼去吧!所以,我们的衣食住行都难以安心,或是疲惫不堪。另一个极致却是吃出来流行病祸害四方,酒驾后害人害己,甚至连皇帝的新衣那个典故也重演了……
  
  何谓不择手段?何叫“无知才无畏”?
  
  当文明回归于那句“无畏本是源于无知”,我们就知道,什么是悲哀了……
  
  于是重读老子的那些话,真的受益终生,在思想上,今人难以超越古人,我们只能沉湎进自己创造的世界里自娱自乐,消影自颓,去践行孟子那句“死于安乐”了。
  
  老虎“饱则颼去”、“毒不食子”,可人类偏偏有不如畜生的厚黑之客。于是前不久看到两度弃婴均被国外同一妇女收养之事,又报某某把亲子杀了……虽是小人小事,但厚黑客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,他们为了利益是无所顾忌的,也只有他们才视宗教为无物,为累赘!
  
  心存善念,摈除邪智。善己修心,普世救赎。
  
  假如没有了宗教,今天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?假如没有了佛教,还有唐朝那些辉煌的艺术与文化交流吗?
  
  假如没有宗教来过,我们尚不知什么是良心,敬畏,普爱,拯救……
  
  假如没有宗教来过,我们只会图当前,不管一世,不问后代……
  
  假如没有宗教来过,我们的爱或许就只有那么一时,一处……
  
  假如没有宗教来过,我们或许胆向恶边生,直至最后的毁灭……
  
  假如没有宗教来过,我们还有安宁尤其是内心的安宁吗……
  
  
  只因了一句“圣人常无心,以天下心为心”,我敬重老子,也常莫名的感动。人的心永远就那么一点,大则包容万物万事,小则仅存自己或是身边的那几个人。快乐不是生来就有的,而是通过交流来产生认同与价值的。如果因为无能而怪罪世风,封闭己心,那才是真正的“寡国小民”。
  
  你的爱啊,还如阳光那般灿烂普照吗?不求做圣贤,只求向圣贤齐。常怀一颗敬畏的心,常持一份博大的爱,快乐是相通的,悲苦是与共的。珍视宗教吧,至少应当不要拒之千里外,那只是无知与固执。人活在这个世上,不过是从一个“迷信”滑向另一个“迷信”,来回摆渡的不过是一颗颗迷惘的心,狂躁的魂……
  
  …

全讯网论坛开户

注册送彩金

版权所有 (C) 全讯网论坛开户.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在线模拟投注 真好玩